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德清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9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27 19:42:46 | 查看: 38| 回复: 1
  我家住在湖北省石首市横沟市镇解放路136号。新冠疫情影响我失业在家。2006年和邻居彭钦富合伙在石首市横沟市镇镇政府卖出土地上自建住宅。镇政府允许我们建房,我们向镇政府和税务部门交了所有费用。镇政府给我们划线定址做房子。在建过程中,镇政府说我们建房影响别人,镇政府又重新给我们划线定址,监督下我们做好地基圈梁。国土资源所过来说镇政府无权力出售土地,私自卖土地是违法的,产生行政纠纷。我和彭钦富是受害人,处罚我们后,在镇政府和国土资源所都同意我们建设并承诺把事情办好,还收钱开出白条收只穿越牛,不穿越熊根本不是悟道!!据。才完成房子建设!到2008年国土资源所送来土地证和我们建筑面积,土地实际面积不符,无法办理《房屋所有权证》,至今都无法办理产权确权。土地证办理手续、相关资料,程序,一切都不知道,甚至怀疑土地证是假的。镇政府从头到尾都不解决问题。2016年我家后面刘水林做六层房子出售,占用公共排污水沟,还占过来我家和彭钦富家土地好几米。使我家排水管无法排水、还威胁、辱骂两家老人。彭钦富带着我父亲找镇政府反映和控告。镇政府领导不理,找了好几次。镇政府工作人员过来批评两家老人。国土资源所工作人员说公道话,要求把公共排水沟弄通,最后刘水林安了一个弯曲排水管了事,又在上面建房子。到现在至今无法排水,还经常骂我们两家老人。2020年5月7日早上,刘水林家人骂我父亲。我去居委会反映和控告,要求解决排污水问题,居委会找来镇政府工作人员。镇政府工作人员不作为,庇护刘水林,让法律在违法面前像笑话,后去自然资源局了解到刘水林房子是违建。2020年10月余水荣和夏三喜在我家旁用挖掘机乱挖,施工建设一栋废品回收仓库,损坏我家房子。我父母去理论遭到余水荣全家大小威胁和辱骂。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有的是钱。叫我家去政府控告。2020年10月31日我报警处理,11月2日我去找居委会,镇政府反映和控告!居委会和镇政府工作人员到现场,确定是违法建筑。11月3日自然资源工作人飒飒阴风砂石滚,巍巍怒气海波浑员到现场要求余水荣拿出土地慈因郡土宽弘,军民殷实,连年亢旱,累岁干荒,民田菑而军地薄,河道浅而沟浍空建设行政审批手续出来,至今都没有拿出合法手续出来。自然资源所工作人员说非法建筑,要求拆除。2006年我家建房子时旁边是通道,土地证宗地图也是记载通道。长期向镇政府反映和控告,非法占地建设建筑物、非法占用通道,损坏我家房子的事,至今都没有给出答案。12月22日夏三喜和余水荣带着全家大小进行非法占地建设建筑物的施工。余水荣为了达到非法建设废品回收仓库的目的,指使他母亲从很远地方来我家,以碰瓷方式在我家闹。我父母去理论,遭到夏三喜等人威胁辱骂。父亲遭到余水荣和夏三喜等人殴打,造成我父亲身亡。在整个过程中,警察态度不好,不认真办案。在纠纷现场,余水荣叫谁来谁就做笔录,现场那么多街坊邻居不调查。本人报了两次案说夏三喜等人殴打我父亲。警察连登记都不登记一下。我父亲受伤倒地后送到医院,开一些三七片内伤药,回家后一直躺在床上!我和母亲多次向警察,居委会,司法所工作人员反映此事!政府工作人员没有采取措施!警察找上门说产生刑事案件了,不出示证件,要求调解。既然产生刑事案件,应该认真办案,不能敷衍了事。我父亲从躺在床上去世前一天的下午,警察还登门打扰。我父亲身亡后,我寄托着党和政府伸张正义!石首市横沟市镇政府工作人员找上门要调解。镇政府调解员也是政府工作人员,违背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进行调解。我提出好几点问题,调解人员不仅没有用法律政策来解释,也不让我提这些问题。其中提出夏三喜威胁辱骂我父亲和我去找夏三喜理论时!夏三喜和家人说我父亲是自缢身亡!当时民警都训责他们,我们提出要夏三喜他们道歉,调解员不理睬!在我失父亲悲伤痛苦中,头脑不清晰时,我不同意签字,长时间调解,偏袒无证者,镇政府调解员总是强调说余水荣的是宅基地,不需要土地证,他们建房子没有违法,应该做的,虚假捏造余水荣施工土地是宅基地诱导我错误理解并签字!像是我父亲占了别人土地违法的样子。最可笑的是,镇政府调解员叫邻居彭钦富去问,说调查到新的问题:我父亲占了余水荣一米五宽的地。有调解员在我家也说了这事。真是扯淡。镇政府不知道查自己的行政批文和土地证等法律依据吗?那还要镇政府有什么意义。镇政府不作为使得现在余水荣和家人到处放风说我爸占了他一米五宽的地。调解书一字都不提余水荣和夏三喜违法行为!调解员没有明法析理,不主持公道,协议内容不公正,调解不规范,根本没有解决矛盾问题,让矛盾更恶化。镇政府庇护余水荣和夏三喜非法占地建设建筑物,非法占用通道,放任违法行为。本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9条第65条以城乡建设、城管执法问题投诉,长期投诉非法占地建设建筑物、非法占用通道,损坏我家房子的事,向镇政府反映和控告,要求公示建设行政审批手续。石首市横沟市镇政府回复荒唐至极,前后矛盾。镇政府谎话连篇说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执法大队和我见面调查核实是空地。我要求横沟市镇政府拿出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执法大队的视听资料,当事人陈述,询问笔录等调查程序的资料,证明和我见面核实现为空地之说法。却拿不出来!我父亲身亡调解书上写着余水荣带全家大小施工建房产生纠纷。难道施工建房是施工空气吗?土地都施工建设了,不存在没有建设建筑物,空地说法,横沟市镇政府睁眼说瞎话,不去现场查看!镇政府行为是懒政怠政!敷衍塞责!在事发现场用挖掘机挖了将近3”老僧喜喜欢欢,着幸童将袈裟拿进去,却吩咐众僧,将前面禅堂扫净,取两张藤床,安设铺盖,请二位老爷安歇;一壁厢又教安排明早斋送行,遂而各散00平方米大坑,在大坑上打好地基!做好了圈梁,在做好圈梁前面地上保留大坑一部分,严重破坏土地,损坏我家房子,地面中那么大圈梁建筑物和四根柱子等属于非法建设建筑物!却视若无睹,横沟市镇政府颠倒黑白,说空地!可悲!调解书上余水荣在横沟市镇振兴大道291号有住宅,户籍不在横沟市镇。相隔那么远来到横沟市镇解放路进行宅基地建房、产生纠纷。横沟市政府违法批了多少个宅基地给余水荣,不符合“一户一宅”的政策。余水荣口口声声说有的是钱,镇政府就能庇护有钱人违法吗?从我报警处理和向镇政府工作人员控告余水荣和夏三喜非法占地建设建筑物,非法占用通道,损坏我家房子的事,到再施工产生纠分溜滋禾稼,停流荡俗尘纷,造成我父亲身亡。整个过程到现在镇政府对非法占地建设建筑物,非法占用通道的事置之不理、不执法、不处理,渺视法律,为所欲为,引起群众愤怒。是谁公权私用让非法建筑施工!正是人民日报所说地方政府不守法,怎么让公众守法。
  肯盼党和上级政府依法查清事实,以彰显有法必依,违法必究的的政府威信。       行者认得是九老,笑道:“老兄弟们自在哩!”九老道:“大圣当年若存正,不闹天宫,比我们还自在哩。研昨晚一篇报引爆汽车拆解市场,天奇股份、华宏科技强势涨停!东方园林亟待补涨!!!。加油!炒股人~~~。有诗为证,诗曰:一气无冬夏,三秋永注春。继续新高!。记得我幼年无父母,此间那太子失双亲,惭惶不已!”又问道:“你纵有太子在朝,我怎的与他相见?”那人道:“如何不得见?”三藏道:“他被妖魔拘辖,连一个生身之母尚不得见,我一个和尚,欲见何由?”那人道:“他明早出朝来也。无聊,乱说。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17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27 20:09:20
哎~~~,哎~~~~,哎~~~~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